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网站4月17日文章,原题:美国的中国共识正逐渐瓦解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4月21日文章,原题:中国与美国:梦游中步向战争?中国领导人爱讲“和平崛起”,并花大量时间思考“过去的教训”。但上世纪让人相信中国和平崛起的理由并不多。相反,历史上新兴国家挑战主导国家地位的例子很多,通常最后导致战争。最能透视中美关系可能走向的例子是一战前的英德关系。如今,中美间竞争愈演愈烈,很像当初英德对抗:中美对峙也是权力分配和经济及意识形态因素的产物。美国政策精英如今对相对力量的转移惴惴不安。

  长期以来,美国(和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看法主要基于一种广泛共识:尽管种种迹象表明中国日益自负,但北京不会对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构成根本性挑战。因此,美国不必采取多少行动。

  经济上的竞争和意识形态的反感激起美外交精英的“中国威胁”感。政界很多人认为,中国经济成就是其采取自私自利和不自由政策的结果。他们害怕中国的贸易和经济政策会损害美国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这也与1914年前英国对德国的担忧类似。

  然而,如今这种共识可能在瓦解。仅过去一周里,出自美国外交政策界核心的两篇重大报告就都认为,中国对美国的亚洲主导地位构成的挑战是真实的,华盛顿有必要大幅改变亚洲政策以应对北京。

  美国对中国成功的担忧正在加深。冲突能否避免取决于两国的关键利益。对北京而言,答案直截了当。中国希望成为东亚(和东南亚)的地区霸主,想在自家后院确立地缘政治主导地位。对美国而言,如今在东亚的支配地位对其国家安全并无多大益处。毕竟,由于地理位置及压倒性的军力优势,美国是有史以来最安全的大国。

  其中一份报告的作者是陆克文(《美中21世纪:习近平执政下美中关系的未来》)。另一份来自外交关系协会,作者是政策权威学者罗伯特·布莱克威尔和阿什利·特里斯(《调整美国对华大战略》)。

  那华盛顿为何要坚持维持在东亚的主导地位呢?根本原因是观念上的。美国想要支配该地区以确保其市场对美国的经济渗透和自由观念开放。中国被视为威胁,因为其存在本身就对美国安全所依赖的“门户开放世界”的观念构成挑战。

  两份报告均认为,中国的崛起预示着亚洲权力分配的根本转变,北京决心利用新获得的力量以有利于自身的方式改变亚洲秩序。那美国该怎么做?

  不夸张地说,对美国在东亚的最大威胁不是中国,而是美国的自由世界观的政策结果。美国的意识形态偏好是其对华大战略的强大动因。但这种大战略不仅令美中产生矛盾,更加剧了北京的不安全感及其对华盛顿意图和野心根深蒂固的疑虑。

  陆克文说,美中可通过外交解决中国野心引发的紧张。两国能够且应该在利益一致的地方深化合作,同时管控分歧问题。这是个好主意,却回避了一个困难问题:美国愿意以他提议的方式对华打交道吗?他开出的方子能奏效的前提是,美国愿把中国作为一个对等国家来对待——这显然与美国主导亚洲的旧模式不相容。

  事实上,当初对于崛起中的德国,英国也曾进行过是采取遏制还是安抚政策的辩论。今天,在涉及中国的问题上,前者的观念占据美国外交界的主流。美外交界认为北京应满足于目前拥有的——或更确切地讲,华盛顿愿意让中国拥有的。但这种强硬政策只会坚定北京认为美国决意阻止中国崛起的看法。

  布莱克威尔他们则直截了当地说,维持主导地位是美国的首要战略目标,呼吁美国在经济、军事和外交上加强在亚洲的地位,以抗衡中国。这实际上就是种遏制政策。他们还呼吁发动对华“地缘经济”反击,却没说这一切如何才能做到。这表明他们并不真正理解中国崛起是如何彻底改变权力分配的。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中国会如何反应看法乐观——假设北京会继续愿意与美合作。换言之,中国对挑战美国主导地位其实并不上心。

  美国忽视中国对自身利益的看法,造成中美关系不信任和敌意上升。若真想避免对华直接冲突,美国必须做出艰难甚至痛苦的调整,采取接纳中国崛起的政策。▲(作者克里斯托弗·莱恩,乔恒译)

  两份报告均回避了一个事实:美中战略竞争说到底是由他们在亚洲的不可调和的目标引发的。美国要维持在亚洲的领袖地位,而中国试图取而代之。陆克文认为美国会放弃目标,中国也会愿意妥协;布莱克威尔他们则认为后退的会是中国。美国不用做出实质让步,就能享有和睦对华关系。作者休·怀特,乔恒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